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情道仙道第六十八章善良与杀戮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情道仙道 第六十八章 善良与杀戮?

“嗯?”

南宫羽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眼前的场景早已经不是华丽,古香古色的王家府邸的庭院取而代之的反而是犹如屠宰场一般,肮脏充满鲜血红色的世界。

“这是哪?”他尝试着动弹着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四肢已经被绑在铁架子上而无法动弹,身体内的灵元也因为此地地上的诡异气息压抑着而无法使用。

他望向身旁,他发现李忆梦被绑在身旁不远处的铁架子上并且还处于昏迷之中。

“这是哪?”他发现他正处在一个类似于牢房一样的位置。

“踏踏踏~”不远处洞口的台阶传来缓慢踏步声。

不一会儿,从台阶上走下一位身穿红衣长袍的少女,南宫羽眯着眼努力的去看清楚来者的样子不过由于牢房里的昏暗,南宫羽暂时还看不清楚少女的面容,在黑暗中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

“羽公子醒得真快啊”突然黑暗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王乐儿?”南宫羽一下子就听出了少女的声音。

“没想到羽公子居然一下子能听出来我的声音,乐儿还真是开心啊”少女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黑暗中显露出一张熟而云端存储则不同。用户的照片、通讯录等资料只要同步到云空间中就不用受到设备存储空间的局限。此外对于用户来说悉的脸,正是王乐儿。

此时的王乐儿气质与之前可谓是大不相同,如果说之前的王乐儿犹如兰花般清新典雅的话,此时的她犹如玫瑰般成熟全身身穿血红色服装的她浑身上下充满了魅惑与妖娆。

“乐儿姑娘你这是干什么”南宫羽看着王乐儿说道。

“干什么,当然是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啊”与之前知书达理,相敬如宾的王乐儿不同,此时的王乐儿的脸上呈现着病态般狰狞的表情。

“你是第五和仞家的人?”南宫羽问道。

“第五,仞家那是什么势力”很显然王乐儿并不知道隐世家族之间的事。

“我王乐儿只为了自己杀人”说话间王乐儿的瞳孔由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关别人什么事”。

见王乐儿并不是仞家和第五家的人,南宫羽困惑了,要知道自己才刚刚来帝都,也没和这个王乐儿接什么仇,她为什么要杀自己和李忆梦,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那为什么要杀我们吗”此时的南宫羽很难将眼前的王乐儿和之前的王乐儿联系起来,南宫羽表示已经有点认不出眼前的王乐儿了。

“为什么,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所谓的富家子弟”王乐儿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匕首“我要将你们这些人都杀光,要将你们削皮挫骨,方解我心头之恨”。

只见王乐儿越说越激动,眼睛里对杀戮的欲望越发的强烈。

“等一下”南宫羽一下子叫住了不断靠近的王乐儿“王姑娘你误会了,我之前说过了我们是从北方逃难来的,并不是什么富家子弟”。

事到如今,在还没搞清楚王乐儿的情况之前,南宫羽必须牵制住发疯的王乐儿。

“哼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王乐儿指着昏迷的李忆梦说道“堂堂江秋城之女李高乘的千金,我会不认识吗,更何况她的父亲还在帝都曾经就职过”。

王乐儿撇了撇嘴说道“能被堂堂的江秋城之女看上的人,一定不简单吧”。

“你到底要怎么样”事到如今,南宫羽知道自己等人隐藏不了,所以他再次看向眼前这个他完全不认识的王乐儿再次询问道。

“当然是杀了你们了”王乐儿狰狞的面容已经掩盖了她本来的绝世美貌。

只见她走到了一个木柱子旁边,按下了一个隐藏的机关。

“轰轰”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后,“牢房”立马四分五裂,一个巨大的石室出现在南宫羽的眼前。顿时鲜血的腥臭向南宫羽袭来,南宫羽看到四周的场景后差点没将晚饭给吐了出来。

只见他们四周到处是遍地的碎尸,之间牢房鲜血的来源就是地上的碎尸,也不知道王乐儿到底是杀了多少人,巨大的石室早已经被染得血红色,整个石室虽然巨大无比但是出口只有一个,被厚重的石门封住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怎么快就死掉的,我会慢慢的折磨你们”王乐儿显得格外兴奋“你们尽管叫,这里是离地面几丈深的地方不会有人听见你们的叫声的”。

“王姑娘,在下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南宫羽说道“就算是在下临死前最后的一个问题”。

看着南宫羽一副今天死定了的模样,王乐儿心里也很是高兴。

“你问吧”王乐儿说道。

加上进口矿下跌幅度较大“请问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南宫羽一边说一边想着之前的王乐儿“我不相信王姑娘从小就是如此之人,一定有什么原因改变了你”。

“……”一下子石室立马沉寂了下来。

“是啊,我也不想”不一会儿王乐儿开口说道,只见她狰狞的面庞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仿佛又变成了之前南宫羽所见到的那个王乐儿。

只见她泪流满面的看着石室的屋顶,静静的叙述者她的事。

“从小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富贵人家,我知道有很多的人会羡慕我这样的生活,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却是十分寂寞的”。

“确实是这样”南宫羽点了点头,对于王乐儿的这份寂寞南宫羽表示十分理解与同情。

“你能明白?”王乐儿用着泪眼看着南宫羽。

“我能明白,不只是我,忆梦也是从这样的环境中走出来的”南宫羽说道。

“怪说不得,我对她会如此有好感”王乐儿说道。

“看来她并不是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理智”南宫羽看着王乐儿看向李忆梦的眼睛,心里想道。

“你继续说”。

“嗯”王乐儿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因为这是第一个让她如此的“猎物”。

“由于从小我的母亲因为身体的原因生下我后便离开了人世。我的父亲对我十分的疼爱有加,不过他经常忙于政务,所以不管我,偌大的王府除了仆人外就只有我一个人”王乐儿自嘲的笑了笑“我父亲希望培养我成为一个通读诗书的女子,我也按着他的意思去做了,可是每当我有什么苦难和委屈时都不能向他说,因为他每一次都会说自己很忙,从来没有坐下来真真正正的听我说完一句话,所以每当到了晚上,我就只能一个人对着空房间叙说着自己的事”。

“同时提示他所在的城市有那些聚会直到那一天,她的到来打破了我的生活”王乐儿像是想道了什么美好的事一样,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兰州哪妇科医院好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营口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