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代表超级U盘第六百一十九章池鱼之殃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9-21

超级U盘 第六百一十九章 池鱼之殃

九月的纽约早已顺利入秋,白天20多度的气温其实刚刚好,让上班族可以安心穿职业套装出门,但是夜晚十来度的温度就有些偏凉了。

特别是今晚天公作美,或者说上帝保佑,天上看不到一丁点儿碍眼的云彩,让大家可以尽情欣赏超级红月亮的同时,却也让大地白天吸收的热量更容易散失到高空大气里面去。

在这样小风徐徐的深夜,穿着柔软飘逸的各色裙装,其实是有些不合时宜的。

专心跟着音乐跳舞时还不觉得,等到曲毕舞终两女就赶紧抱着胳膊跑向摄像机后面的马竞,然后从他身边的架子上抓一条毛绒披肩裹在自己肩膀上。

现在的气温虽然还没到日常穿貂披裘的时候,但只是围脖披肩什么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不但暖和柔软,还能给她俩增添几分时尚光彩。这东西可是露肩晚礼服的最佳伴侣,深受女星和时尚达人的最爱,接下来几个月里肯定会成为各种红毯秀上面的常客。

大多数女人都对这种毛茸茸暖呼呼的东西没有多少抵抗力,不然的话,郭导演也不会为了观众让女主角穿貂,而特意让常年不下雪、一下雪就受灾的北纬31度城市连续四年都下大雪了。

汤佳怡她们两个也是如此,对于把自己变成毛茸茸萌软软一点儿也不抗拒,而且不趁着现在腰细身材好多穿穿,难道要等到将来去做穿貂大妈么?

等她们换上一身新衣从房子里面出来,经过马竞身边时却又齐齐扬手,把肩上的披肩取下来丢在了马竞身上。

这完全是俩人的临时起意,实在是某个无良导演身上的羽绒马甲实在太招恨了。

虽然根据计划,越往后的衣服越厚实保暖,她们现在就穿着的一套印第安风格的棉布长袖长裤,不过身上漂亮的彩色羽毛还有手工棉布并没有多少保暖能力,走在外面凉风直顺着袖管裤管往里面灌,这时候看到某人穿得暖暖和和的安坐导演折叠椅,能不眼红生气么?

马竞双手齐出,轻松接住两条披肩,一边说着“小心点儿,这可是几千美元呢!”一边看也不看随手把它们丢到身旁的架子上,靠着E7U带来的超强眼力和精准手劲,两条披肩都顺顺当当地挂在了架子上,没出什么丑。

张许瑶没有说话,熟练地切换到吃瓜看戏模式,汤佳怡却瞪了马竞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招惹了PeTA,我穿貂披裘碍着谁了?”

在马竞的“帮助”下,汤佳怡登上了只有顶尖大明星才会收录的PeTA黑名单,在国内自然可以不理会他们,但是这里可是美国,是PeTA的主场,为了自己回头不被人家往身上丢烂番茄嫩豆腐,汤佳怡当然要小心做人了。

“娘子实在多虑了,你要相信咱家的护卫实力呀,即便事有不谐我也会作为最后防线帮你挡下臭豆腐烂白菜的。”

“噫!真酸!真酸!”吃瓜群众张许瑶受不了了,一边双手抚着肩头上臂刚刚立起来的鸡皮疙瘩,一边问道:“还跳不跳了?月食都快结束啦!”

“跳啊跳啊!”汤佳怡丢给马竞一个等下再跟你计较的眼神,快走两步来到了镜头前面,头上的羽毛在灯光下一翘一翘的。

虽然说是印第安风格,但就算是最资深的印第安研究专家,也没办法说清楚这身羽毛装到底是那个印第安民族/部落的衣饰。

印第安本来是印度人的称呼,不过因为哥伦布的错误这个词也成了美洲土著的通称。实际上,就像亚洲人欧洲人非洲人有几十上百的民族一样,印第安人内部同样也有着民族和部落划分,彼此之间在语言服饰风俗有着或多或少的差别。不过在白人到来后,这些美洲原本的统治者却是遭到巨大打击,很多部落和民族消亡殆尽,余者也只能在最后划拨的“保护地”里面延续传统。

两女身上的衣服主体是孤云寨的设计师的作品,又被她俩加上了在这边买到的所谓“纯正印第安头饰”,这才有了这身混搭。

好在中间的耽搁并没有打断之前的好兆头,这支参考了多部好莱坞电影乃至宝莱坞电影的“国产印第安舞蹈”被她俩顺顺利利地完成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大家有意降低了动作完成度要求的缘故,反正他们有功能强大的后期软件,只要完成使用动作不要停下来傻站着回忆动作,一般的漏拍抢拍面瘫眨眼都能轻松P回来。

特别是马竞在这里,大家就更加不用担心效果了。有E7U协助脑补,马竞自用版后期效果非常强大,远不是2站的免费版以及逸快特效使用的商业版可以相比。

不抠细节ng少,拍摄效率自然超级高,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两套装扮了,不过马竞等了5分钟没有见到老婆她们出来,又等了5分钟还没见她们出来,绕是他穿得暖坐得稳,在午夜秋风的吹拂下也不由有些受不鸟了。

倒不是冷的,有E7U在他想几度就几度,完全不会被冷热问题困扰,可是看着蹭蹭蹭下降的能量储备数字,一股淡淡的紧张感还是出现在他的思维当中。

然后他就收到了一段消息:“剩下的不拍了,晚上我和瑶瑶睡,晚安!”

显然,某人被无情地抛弃了,虽然这个抛弃期可能只有六个小时,但还是改不了他今晚要单人孤枕的事实。

“唉,没早早保存一些经纪人名片正是失策呢,”一边念叨着自己都不信的话语,马竞简单收拾了一下拍摄现场把怕潮怕摔的设备拆下来拎走,三脚架椅子桌子这些就都留在外面了,明天自然有人收拾。

另外一边,穿着睡衣的张许瑶一边吹着头发,一边问道:“姐,你们刚才说的那个paita是什么东西?”

“额,”汤佳怡即是明证。皱眉想了半天,这个组织的行事、阵营真的难以描述,最终她只吐出这么一句话:“一个喜欢脱人衣服的环保组织,嗯,就是这样。”

因为10月4日是倡导与动物和谐共处做朋友的世界动物日,11月入冬后又是皮草服装的销售高峰,所以这段时间里欧美的动物保护组织显得异常活跃,月初时西班牙的动保分子在马德里街头搞了一波果体静躺的抗议,然后月底时乌克兰的同行们也不甘示弱同样在基辅街头来了一发。

至于这两次活动的组织者到底是拒绝动物皮毛联盟TFFA还是善待动物组织PeTA,亦或者其他动保组织,就不是各位一键转发的编们所关心的了,因为他们都清楚,友们关注的焦点还是在那些脱光衣服捂住敏感部位的抗议者身上。虽然抹在身上的红色液体,以及混在人堆里的个别大妈大肚汉有些煞风景,但是其他年轻女子的身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毕竟西班牙和乌克兰可都是出美女的地方。

当然,按照PeTA经常组织志愿者去皮草发布会外面脱衣服抗议的习惯,这些活动很可能都是他们组织的,或者是他们原创然后被其他同行借鉴抄袭了去。

这回到纽约过中秋,汤佳怡和张许瑶可没少败当季新款的冬装回来,其中自然少不了像这些披肩一样的毛皮制品。以她的行事,自然不会扯谎说是人造毛,却也不会如那些早已习惯的欧美名人一样保持淡定,你骂你的我穿我的。

PeTA就经常因为是否穿皮草的问题和娱乐圈时尚圈开撕,比如“穿Prada的女王”的原型,权威时尚杂志《Vogue》美国版主编安娜温图尔就在05年时被他们的人丢东西抗议。这位“女魔头”作为皮草爱好者,不但自己爱穿,还在Vogue上开设皮草特辑宣传鼓励其他人穿,自然成了PeTA的眼中钉肉中刺。

传说中他们有一份囊括大量顶级明星公众人物的黑名单,里面都是温图尔这样的死硬穿貂党。

一定意义上来讲,汤佳怡能够登上这份黑名单也算是一种身份地位的承认,虽然她并不在乎这个。

常住鹭岛这个拥有超长夏天的南方城市,她的衣帽间里其实没有多少貂裘皮草之类,那些毛茸茸的动物头套围脖大多数都是人造毛的,能够登上黑名单却是因为她和马竞旗下的产业。

佳境农牧安排动物上发围脖开直播,被PeTA批评为虐待动物侵犯动物隐私权,蜜蜂游戏“借鉴”口袋妖怪系列推出的宠物对战题材游戏《宠物星球》也和它的模仿原型一样被其攻击为美化虐杀动物行为,他们为了卖手办把精灵球改成了宠物棋子的设定,也被喷成是血腥标本制作的美化粉饰。

PeTA认为口袋妖怪精灵球是邪恶的囚牢,马里奥路易基兄弟可以无敌和飞行的狸猫装狐狸装是美化皮草,在这两款游戏推出新作时特地发布了小精灵反抗训练师解救其他小精灵、剥皮狸猫追杀狸猫装马丽奥的游戏进行恶搞讽刺。

而让人无语的是,他们一边讽刺任天堂用全年龄游戏美化杀死动物的残忍行为,自己却在发布雷人素食广告,偷拍动物工厂养殖环节之余,经常抓捕流浪动物然后用安乐死的名义将其杀死。

根据PeTA(美国)自己公布的数据,最近几年里其收容的流浪宠物安乐死率一直在上升,早已超过九成。

他们的解释是这些动物大多身患重病或者残疾,都是无法进入领养程序的,只好用安乐死帮它们早早结束惨淡的猫生狗生。

其实想想也正常,宠物饲养成本其实很高,饲料、医疗、场地都需要钱,无论是治疗转送还是觅地安置都需要大量的成本,否则也就不会有“多年收养流浪宠物,富婆/富翁妻离子散身家败光变乞丐”的了。

要是搞长期收养,即便PeTA每年能收到超过3000万美元捐款,照样也是不经花的。

而且,他们还有一堆“猪队友”,其视为朋友盟友和资助者的亿万爱宠人士,同时也是亿万流浪动物的主要制造者。

套用另一句知名动保口号“没有买卖,没有伤害”,完全可以说“没有宠爱,就没有贩卖”,很多人常常因为一时冲动就买来宠物饲养,结果因为经验不足照顾不周死掉一批、移情别恋关爱不再丢弃一批。讽刺的是,这些人却是宠物市场的主要购买力,死了再买、丢了再买,才能撑起繁荣的宠物销售市场。

越是小型的动物其繁殖效率就越高,狗一岁到一岁半成熟,每年一到两胎,每胎只幼崽,要是成活率够高几年时间就可以子孙上万。被丢弃的猫狗宠物要是以前没有做过绝育手术,适应流浪生活后很可能生出一支流浪大军出来,再加上欧美地区良好生态环境这个“帮凶”,无论他们安乐死多少流浪宠物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PeTA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试图通过宣传宠物领养和宠物绝育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比起鼓励素食还有反对皮草的力度无疑要小许多。

实际上在这一点上,马竞和他们本应有不少共同话题,蜜蜂的仿生智能宠物显然更适合大多数都市家庭的宠物选择,不吵不闹不咬人不拉翔只需要充电就好,“饲养”简直不要太简单。特别是对于那些首次饲养宠物的冲动型饲养者,能够高度模拟真实宠物的机器猫狗可以帮助他们试养磨合,从而减少宠物死亡或遗弃的几率。

不过这只是数字生物的一面之词,反正他们先后联系合作的几家著名动保组织都没有接受这样的说法。被华丽丽的无视了,这也是马竞和PeTA交恶的重要原因,偏偏双方都是活跃分子,经常因为意见不合互撕对拍,马竞自然而然就上了黑名单,连带着汤佳怡也遭受了池鱼之殃。



合肥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亮甲治疗厚指甲效果怎么样
南阳治白癜风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