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魔刹仙华为夫来接你了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魔刹仙华 为夫来接你了

“我告诉你,别跟我谈条件你们都不配,你跟那个老头子都只不过是让我恢复真身的蝼蚁。呵呵,是我随时都可以丢弃的垃圾”

“主人,我求求你,你既然能让我起死回生,你肯定也能让李斌起死回生,我求求你主人”

“我救你起死回生那是你心中有一直有想活下去的勇气,而现在的李斌完全没有求生的欲望,我劝你还是放弃吧。”纯儿瘫软在地上失了魂

仙华听到屋里面有争吵的声音,以为是纯儿受了太大的刺激发疯了呢,便没有多想一下子就推开了门,一股黑气一下子就将他整个人环绕住了,死死的捆绑着他将他送到一团黑气的面前

“哎呦喂生的不错,虽然我现在不饿,可是看到你这等美味我竟然忍不住想现在就把你吃掉,呵呵”那团黑气张着黑漆黑漆的口说到

“你个脏东西,你有口臭离我远一点”仙华最受不了不美的东西,特别是眼前这种谈不上美只有一片黑黑的气还有口臭的恶心东西,感觉自己被这玩意碰了一下,死的心都有了

“还是个倔脾气,你很不错,很适合做我的甜品”

“主人求求你放了他,他是我夫君的朋友,我夫君刚陌,请主人看在我尽心尽力的份上放了他吧”纯儿一个劲的祈求,换来的却只有一句

“你求我又如何?你夫君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尽心尽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算盘,你不就想借着这死魂之身回阳吗,不过我今个高兴看在你给我带来美食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还不给我滚下去,小心我收了你死魂之身,让你一辈子做个孤魂野鬼。”

“别以为我怕你,你如果不放了他,我现在就把这笛子摔碎在你面前,这笛子是何物,有多宝贵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

“你在威胁我,呵呵真有意思,你以为一根笛子就能威胁我吗?你真是把你自己看的太厉害了,就凭你的修为连弄个笛痕都还得在修个三百年以上,还说摔碎,你真是太可笑了,呵呵呵,不知天高地趣的东西”黑烟满是嘲弄的说道,口中却伸出了一个舌头试图舔食手中终于2012年3月14日。”碑文的旁边附上了菊花的美味

“我是没有能力,可我想这个东西有能力”纯儿晃了晃手中的一枚戒指

“你个贱人,怎么会有钰清戒”

“不要问我怎么来的这钰清戒,我就问你放还是不放”

“贱人”黑烟将仙华慢慢的放下,仙华一个躲闪躲在了纯儿的身后

“赶快把钰清戒和笛子还给我”

“还给你,还给你之后我们还有活命的机会嘛?这两件可是从你手里逃脱的保名牌,不想让我毁了这笛子你最好放我们两个走,我保证到时候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说法”

“贱人,即便你们俩现在走出了这个门,也不可能永远躲得掉我的追杀,你别忘了你最重要的东西可是死死的掌握在我的手中,我随时都可以让你万劫不复。”黑气周围不断涌现出魂魄其中竟我一魂像极了纯儿,她在哭喊,她在祈求满是无助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白公子跟紧我,我们走”仙华跟着纯儿一点一点的后退,直到确定了黑烟不会追来,但仍没有放松警惕

“纯儿姑娘真是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仙华低头满是愧疚

“白公子不用愧疚,你是我而华为荣耀则是High翻了。家官人真心所待的朋友,是个真正引了他的好人,我雪纯烟能在在死后解开我与我家官人的心结,我便是追他而去就是有你陪我疯一辈子。也无憾了”

“你......”仙华轻轻拽了一下纯儿的衣角,欲言又止

“白公子,这两样东西你且都收好,如若那黑烟追你而来我必按我说用这两样来威胁他,我最重要的东西还在他那里,我不想带着不完全的我去寻我的夫君”说罢便去寻那黑烟

白仙华拿着这两样东西拼了命似的跑,他知道他不能回城隍庙,会给他的亲人带来致命的伤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死亡带的远一些

“呵呵呵,你以外你能跑得了吗,我的食物”一句透彻着死亡的声音穿透着周遭,下退了他奔跑的步伐

“你,你不要过来”

“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哎呦你还真以为一个死魂尸能拖延的了多久,垃圾就是垃圾我只不过是无聊陪她玩玩而已哈哈哈”说罢黑烟之后顿现纯儿的尸体,便身血痕,下肢都已经被啃咬的漏出了关节

“我看我手底下的宠物有点饿,所以我就将她的下肢喂了它门一点,谁知道它们居然喜欢上了这味道,要不是我拦着它们说不定就全吃掉了呢哈哈哈”说罢仙华就感觉周边血腥味四起,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公鸡样大小浑身无毛的长着独眼的生物,紫色黑躯的身体上还一股腐烂的气味,额头上如骨头长出的一撮毛无风自动

“我劝你最好老实的把手里的东西还给我,要不我可保不准我的宠物控制不住食欲把你给吃了”

“真是人有多丑,养的宠物就有多恶心”仙华死死的握着两件纯儿用生命相保的东西

“呵呵,嘴皮子还挺硬,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已经从我的甜品名单变成我的主食名单了,是不是很开心”黑烟中传来满是欢喜的口气

“恶心”

“呵呵,你不是第一个说我恶心的人,我就把你说的这句话当成是夸奖我的话吧,多谢美赞我的主食”

“不要脸”仙华真是头一次看到这吗恶心还臭不要脸的东西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被气炸了,话还没说完一双带有红色指甲的如死人一样的手就从黑漆漆的烟中突然的伸向了仙华,仙华一个闭眼倾倒来的猝不及防,本来以为会是很硬很硬的土地,现在却被温柔香所取代,仙华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似曾相识的眉眼,满是春情的观望像极了李斌当时看纯儿的深情,手不自觉的去触碰那垂下来的黑发,日光揉碎而下,竟从未如此美好

“仙华为夫让你久等了”一个扶身就将仙华紧紧的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脸贴在这宽旷的胸膛,隔着黑衣红图文洛的长衫,仙华竟仿佛感觉到了他心脏的跳动,那句充满关怀却无法掩饰男性气概的话从这具美得俊郎的身体中发出,竟也震得他荡漾心弦

“又来了一道菜,果真今天运动运动还是可以吃下的哈哈”

“陰罩家的孩子现在都这吗不守规矩了吗?”霜凌冷冷的笑道

“你,你到底是谁!”黑烟中出现的手迅速的收了回去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把这令牌交给你家老子,告诉他给我老实的夹着尾巴做事,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负我媳妇,我定择一日让他以一子来解我心头不爽”

“你,你到底是谁”

“就贫你根本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就连你家老子都轮不到给我提鞋的份儿”

“好生猖狂的垃圾我今天就杀了你,我要让你尝尝我陰罩罗的厉害”黑烟中慢慢爬出来一个人,仙华不看还好,看了以后差点没吐出来,但周围的血腥味太重充满恐怖的气息,压着他的呼吸都不敢肃降,竟不自觉的用手死死的挽住了身边这给他无限安全感的男人

霜凌用手拍了拍仙华的手,低下头轻轻的说道

“娘子不怕,有夫君在”

“谁是你家娘子,你又是谁家的夫君,不要脸,脸皮厚”仙华傲娇的扭着头,脸上泛起一丝不好意思的红

“夫君错了,惹我家娘子害羞了,回去夫君给你做好吃的补偿,你感觉可好”霜凌用手指碰了碰仙华的鼻子,竟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切,就你还会做好吃的,我跟你说我可是很挑的”

“没事没事,你家夫君很厉害,只要娘子想吃的你家夫君都会做”霜凌漏出满脸的春情笑,丝毫没有一丁点的害羞,这番话倒是羞得白仙华不要不要的了

“你们两个把我当成空气了是吗,我今天就让你们后悔”陰罩罗恶狠狠的看着面前全然无视自己的两个人

“你给我滚一边去,你老子都没这资格跟我说话,如果不是看在你家祖上跟我的关系,我今天非得废了你”霜凌满不在乎的说着,眼睛新发地共计在涿州、定兴、高碑店、山西大同、内蒙古赤峰、山东招远等地建设了12个分市场。却从来没离开过仙华一秒

“娘子喜欢吃什么,我记得娘子喜欢吃荷花鸡,糯米团子,稻香鱼,醋溜肉段,麻辣虾......”

仙华诧异了,这些可都是他上次去天下第一楼时点的菜呀,满满的都是他爱吃的,这个人竟然一样不少的全说出来了,还有好多听着就特别诱人的附带福利,听的他两眼都放光了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说罢一个骷髅头张着血面獠牙就直奔它们而来,周边怨气似起,杀意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长春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合肥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临沂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