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我在商朝有块地第九章分神符之威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我在商朝有块地 第九章分神符之威

“大发钢铁厂虽然设备齐全,但是听说实验室已经荒废很久了。你确定还要去那里?”

酒醒以后王小丽觉得很惭愧,既然李凌已经有女朋友,她就不该说气话,同事知道了自己悲惨的过去,以后相见的时候不是很尴尬?

“王姐,我找有规模的钢铁厂很久了,还请多多帮忙。”

周末没有事情做,李凌自然想趁着这个时候找家钢铁厂完成对多宝的承诺,大把的好处正等待着自己呢!

大发钢铁厂位于这座城市的最东端,纱帽路和纱叉路的交汇处。

解/放前这里是一个棉纺厂,大炼钢的时候被改造成了钢铁厂。

改/革开/放后被一个姓牛的商人承包,做为家族企业一直经营到现在。

李凌来到钢铁厂门外的时候整个人的惊呆了!

这里到处都是杨树叶,门外的道路也是坑坑洼洼的。

“这里以前不是这样,值班的老大爷怎么没有打扫一下呢?”王小丽和马强分手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无论何时候过来这里都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今天发财了,看守大门的年轻人高兴的从值班室出来。

刚刚有一个老板给了自己二百块钱才被放进去,现在竟然又来了一个冤大头,怎么这个破厂子的风水突然好起来了!

年轻人将头抬起的时候突然愣住了,来的是熟人!

“马强,原来你真的在这里看大门啊!”

王小丽见到值班室走出来的小伙子也呆住了,这人居然是自己的以前的男朋友马强。

王小丽心里五味杂陈,当年自己省吃简用供应马强上大学,没有想到他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甩了自己,更没有想到以前在钢铁厂很吃香的他到头来落了这么个下场。

这是抛弃自己的报应吗?

王小丽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快感!

活该!

“马强巴西《兰斯体育报》引用阿德的一名朋友的话说:“他现在真的对踢球没什么兴趣了。”,我们这次是来找牛老板的,请你让开!”。王小丽心情平静了下来,她将马强当做了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婊/子是来向我示威的!你以为又找了一个肯要你的男人就会骑在我的头上,做梦!”

马强的脸拧在了一起,他想搅了王小丽的好0.2版本不只一个漏洞修复。最初版本iOS7出现漏洞修复数量不多事儿!

“门卫刘大爷请假,我过来顶替几天!”马强飞块的迎了上去。

半年前刘老头请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假期,他一直在这里顶替。

“你就是王姐新交的男朋友吧!”。马强突然上前握住了李凌的双手,贱贱的说道:“你不知道,王姐这人特好,我上学的时候曾经和她同/居了两年多!”

这小子绵里藏针,暗中挑拨李凌和王小丽两人的关系。

“你误会了,我们是来找牛老板的,时间紧急,请让我们过去!”李凌果断的拒绝了马强的搭讪,这种人忘恩负义,李凌根本不想搭理他。

“马强,我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这次来是找牛老板买钢材的,还请你让开!”王小丽冷漠的回应道。

往事不堪回首,她也不想和马强再有任何牵扯。

“对不住了,我们老板正在喝酒呢,他不想见任何人!”。

马强冷色一寒,他以为王小丽又有了新的男朋友,心中很是不爽快,绝对不能放两人过去!

李凌也有些不高兴,一个看大门的就这样牛比?

他当初可是辜负了王姐,负心汉可恶!

李凌趁着两人不注意,偷共同持有盈方体育不超过5%股权。盈方是全球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偷向马强甩出一张分神符。

这种符并不是是李凌自己仿造的,同样出自殷灵的手笔。可以进行精神攻击,能够让对方精神错乱。

“啊,王小丽,你这个贱货,别以为你又找了一个相好就了不起,你就是一个破鞋,我要是再使把劲,很快把你弄手手,到时候才让你和这个小白脸好看,我骗光你的钱再把你甩了!”

马强精神失常,很痛快的将自己内心想法全部都说了出来。

无耻!王小丽脸色一黯,这么龌龊的话马强也说的出来?

当初自己就不该和他好!

王小丽有一种想想前抽他的冲动。

“怎么地上还有三个影子?有鬼啊,有鬼!”

马强突然看见地上有三个黑糊糊的东西,他害怕的跑了!

一回头,地上还有一个黑色的东西紧紧跟着自己。

他被自己的影子吓尿了!

一股白色的液体顺着裤裆流到了地下。

有鬼啊,有鬼!

马强再也顾不得和李凌两人计较,他顺着纱帽路跑了下去。

“煞笔!”

王小丽脸色一红,率先进入了工厂,她觉得自己以前的几年都白活了!

工厂已经停工,里面只有几个技术人员因为合同没有到期的关系还留在这里,其他的工人都各回各家了!

整个工厂静悄悄的!

总经理办公室很好找,两人刚到走廊就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

“我说牛老板,五百万不少了,这里市中心这么远,你还想要什么价格?”

“五百万?你骗鬼啊!从爸爸那一代起我们家就经营这家钢铁厂,五百万连买地皮钱都不够,你们还想将整个厂都买走,真是岂有此理!”

“就你这个破厂子还想卖多少钱?现在不卖,等着破产吗?到时候你一毛钱都拿不到!”

开发商看中这家钢铁厂,想要再这里开发房屋,不料牛老板也是个脾气倔强的人,再加上他根本不想卖了祖业,两人这才吵起来。

“牛老板,我想购买一些钢铁,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存货!”李凌进入办公室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想买钢铁?真是笑话,我猜他这工厂至少一年没有开工了,仓库里只有生锈的废铁!”开发商抢先一步奚落牛老板。

他已经调查清楚了,钢铁厂停产十三个月,牛老板每月要负担十几万给技工。

这年月钢铁价格下滑已经是大趋势,只能一再降低,牛老板想东山再起简直是做梦!

开发商很有把握,牛老板必定将钢铁厂卖给自己。

“可恶,若是让你得逞,我不白忙活了!”

李凌微微一笑,在开发商身上贴了一张分神符!

开发商神经错乱了!

“牛老板,你还是将工厂卖给我吧,我打算在这里建一个小区,就叫做‘也没有能力和技术去买卖商品丽诗趣苑’,再将纱帽路和纱叉路改名叫做王子路和公主路,到时候一定能赚大钱!”开放商一不留心就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离市区远,这样都能赚大钱?”

牛老板不干了,方才开发商还说是为了帮助自己,一转眼就成了自私自利的行为。

“我让你离市区远!”

牛老板伸出拳头就要揍开发商。

“你等着,若是不卖给我,你早晚要破产,我等着你求我的时候!”

开发商鼻梁上挨了一拳忽然后悔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将实情说了出来。

他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

“这位先生,我很感激你还能想到我这家炼钢厂,但是我确实是帮不了你!”

牛老板并没有答应为李凌提供钢铁,他有自己的难处。

石家庄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西安阴道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呼和浩特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