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我与天帝有个约会第章信不信由你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我与天帝有个约会 第16章 信不信由你

百里涵媛看到有资料介绍烛九阴是上古神话中专司时间的巫神,是盘古大神令其看守不周山的上古邪神,不周山倾覆之后,就没有了烛九阴的消息,原来是给鸿钧封印在地底下三十三层之中,竟然成为了浩天帝俊出道时的陪练。给浩天帝俊给甩进了岩火湖里去,这烛九阴还能涅槃重生一番吗。

“烛九阴死了吗?”

“我主人心地善良,他救了烛九阴。”色彩特别丰富。游戏近日在iOS上推出啦灵宝一提及主人总是双眼不停地扑闪着发亮发光。

灵宝说,眼看烛九阴便要坠落岩浆湖之中,从此便再也不会有霸气狠毒而闻名于世的烛九阴了。这岩火湖是什么地方啊,这可是地底下三十三层,所有的地火都汇聚到这里了,即便是上古真神,掉进此湖也便从此烟消云散,你想烛九阴还能活吗。便在此时,浩天帝俊呼地一声飞跃至烛九阴上方,伸出四爪,牢牢地抓住烛九阴的身躯往上抬,翻身打滚,终于把尾巴都嗞嗞冒烟的烛九阴拉出了火海。

“你不要命了,要是连同你坠进湖里,不是还要搭上我!”灵宝气得连拔了两根耳绒毛。

“别拔了,痒痒。”浩天帝俊一脸无辜:“这不是没事吗?”

“等有事还来得及吗?以后要再做这种蠢事先让我出来,真是的,打扰我睡觉。”

噼噼啪啪。被救出岩火湖的烛九阴赶忙蹭灭了尾巴之火,化形为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

“你要??。”也已褪去龙形的浩天帝俊上前想安慰烛九阴几句,比如,你要振作呀,胜败乃兵家常事呀,多谢承让呀,我侥幸取胜他日再来领教高招呀,等等等。噼啪!浩天帝俊一句话没说出口,烛九阴上来便是一个大嘴巴。

“要我感谢你救命之恩?没门!”烛九阴有些愤愤地道:“战死沙场乃勇士,苟且偷生,非我辈所为。你这是要我羞辱我吗?”

“不,不。我并没有要羞辱你,我这是??。”浩天帝俊不知道是给扇晕了,还关键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尴尬局面,语无论次。

“什么也别说了。”烛九阴从口中呼地一声吐出一颗鲜红的血丹,一巴掌拍进了浩天帝俊的嘴里:“我从不欠人情债,这颗龙丹是我上亿年的心血结晶,正好合你,提升真气,百毒不侵。”

打个巴掌给颗糖吃,这一连串动作真的把浩天帝俊弄懵懂了,瞪着眼睛看着烛九阴,不知如何言语。

烛九阴也是盘古灵气所化,镇守不周山之神,想摆脱原形化作人样自然是小菜一碟,只是年久老朽,想“四化”一下也难。这不,发斑白、眉斑白、须斑白,总是隐藏不了,漆黑的皮肤皱褶的脸也没办法涂脂抹粉遮盖,生性凶残,珠眼牙龇,这是天造地设的,老子就是这副尊容,爱看不看,光我屁事。不过今天算是让浩天帝俊这毛头小子给煞了煞威风,多少有点儿收敛,不那么嘴巴朝上眼朝天了。让烛九阴有一点想不明白,自从有了他烛九阴,他一闭眼人都得睡觉,他一睁眼人都得作活,躲着他走路的人多,找他聊天的人少,背后戳他脊梁的人多,当面找他茬的人少。还没有一个人如今天这小子这样不把他当回事,竟然用不着调的手段把他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到头来还是他不顾生死把自己的命给捞了回来。这真正是魔王着了小鬼的道,倒霉到家了。

“小子,把你剑让我瞧瞧。”烛九阴睨了浩天帝俊上下左右前后里外一遍,并未发现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唯独浩天帝俊腰际上的佩剑,就是他说其未开封的那把剑,他想看看是否有咋个秘密。

烛九阴接过浩天帝俊递来之剑,那剑一出鞘,熠熠生辉,霞光万道,他万分惊愕。

“这??。”

“你何处得此剑?”

“我妈妈给的。”

“你妈是谁?”

秀得多

“我妈柳姑。”

“你妈认识女娲?”

“女娲是谁?”

“这??。你是谁?”

“浩天帝俊。”

这一连串急促的对答,并没有解开烛九阴的心中谜团,他再度仔细审视着浩天帝俊,证实了浩天帝俊并不是说谎使诈之人,便把剑入鞘,极其慎重地递到浩天帝俊跟前。

“你叫浩天帝俊是吧?你可给我记住了,今后无论是谁要看此剑,你都不能给。我今日要瞧你剑,你不加思索便解佩,今后千万要不得。记住啦?”按理说像烛九阴这样的邪神能得到上古法器鸿蒙圣剑绝无放手之理,但刚才浩天帝俊不顾生死出手救了他,他烛九阴心底里那点知恩报恩的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同时他知道一件法器归谁所得是注定的,容不得半点胡来,如若强行将不属于自己的洪荒法器收入囊中,无疑是自取灭亡。别人怎么想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我烛九阴虽然邪的可以,但跟心术不正者从不为伍。所以他还是原物奉还。

浩天帝俊见凶巴巴蛮不讲理大呼小叫的烛九阴变得如此语重深长,倒有点不适应了。便乖乖地接过剑,小心翼翼地佩好,拍拍剑鞘道:“此剑有何讲究吗?”

此时的烛九阴,看过浩天帝俊的佩剑后,已经明白浩天帝俊来此与他较量,决非偶然,借他这千古不化之假龙来激发浩天帝俊这真龙之潜能,也绝非一般人能安排得了的,浩天帝俊在这不到一天时间里便能将他烛九阴所有招数理清应对并胜出,也绝非偶然。看来这浩天帝俊背负不轻啊!烛九阴想到这点,言语声调自然调低了音阶。

“你知此剑叫咋?”烛九阴说着便拉了浩天帝俊坐于自己的身旁。岩浆湖的闪光照耀之下,一老一少,一黛一粉的两张脸孔,特显眼。此画面马上会让人想到“爷爷给你讲故事”那样的温馨场景。

烛九阴告诉浩天帝俊,这把剑叫鸿蒙圣剑,是开天辟地以来唯一以剑身出现的一件法器,也是当年鸿钧给了女娲几件宝物中的一件。

鸿蒙圣剑还没有开启封印,其威力世人知之甚少。烛九阴说,今天我一见便知是把未曾开封的宝剑,如果它已开启了封印,你那剑下来我还能有爪吗?剑进鼻孔我的头安在?所以你到今天为止拿着的鸿蒙圣剑和其他宝剑并无二致。要是有人识此剑为鸿蒙圣剑,惧其名头响亮,又不解其威力,便会退避三舍,敬而远之,这是常有的事也不足为奇。

何以启封鸿蒙圣剑,大概鸿钧、女娲也不一定知晓,如果他们知晓,不会到了你手中还封着印。此剑你得到,预见你的前程远大,负责极重。如果此剑能在你手中启封,那将是一剑无敌于天下。谁最终得此剑自有定数,何时启封,如何启封也自有定数。这就是机缘巧合,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众神所得宝物洪荒之力皆明白于世,唯独鸿蒙圣剑一向深藏不漏,世人只闻其名不知其踪。女娲一向不喜在人前露宝,世人从未见过她秉持过此剑。

“此剑仅一饰品,亦是可能。”浩天帝俊不免有些疑惑不解。

“不能。”烛九阴非常肯定地道:“若饰品,便无万古不朽之理,此剑至今一尘不染,绝非凡品,若无盘古精气浸染,早已锈迹斑斑。”

烛九阴拍拍浩天帝俊的佩剑道,鸿蒙圣剑至今未能启封,说明其威力皆在其他法器之上,一但启封,必将独领风骚,独步天下。

“信不信由你。”

“你老说的自然要信了。”

“别尊我老。我只是个小喽啰,存世久些罢了,仅此而已。不过有一点我便能做到,言出必行,他日需我相助,自当奋力向前。先说明,非我想改邪归正巴结于你啊?”

浩天帝俊听罢此言,不知如何对答,只好一笑了之。

“帝俊哥哥真是帅呆了,连烛九阴这样的邪神也给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真是了不起。”

百里涵媛呼出大大的一口气,总算是把灵宝絮絮叨叨的故事给听到了这个节点上,只是还不知道这鸿蒙圣剑什么时候才能开启封印。

她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中国神话故事中,天庭主宰说法很多,有道教的说法,也有统治阶层的说法,还有文的创神,什么昊天大帝呀、玉皇大帝呀、伏羲大帝呀、东皇太一呀,甚至把祝融、共工、夸父都往上摆放。真是不知道哪个是唯一的。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天帝是谁跟我何干,连谁当班长我都不在乎,谁当一种品味天帝跟我没半毛钱关系,还不如校门口那看门老头让人关注呢,他迟点睡好说话点就可以在吧里多呆一会儿,这才是最现实的。

百里涵媛原先也跟大家想法一致,并不关心天帝姓何名甚,只要能自圆其说讨人喜欢便可以了。

可现在的她是真真切切见过的天帝是浩天帝俊,浩天帝俊是怎么样当上天帝的,肯定是朋友们所关注的,等她把来龙去脉搞清楚了,一定写部介绍浩天帝俊成为天帝的文让朋友们开开眼,她现在有这个条件,身边就有位全程陪同浩天帝俊打天下的灵宝,身临其境总比道听途说来的真切,她有这信心让真正的天帝以真实面目来取信天下。

“灵宝姐姐,帝俊哥哥的鸿蒙圣剑开封印了吗?”

“你猴急啥呀,听我讲下去不就知晓啦!”

七个月宝宝受凉发烧怎么办
乌鲁木齐包皮过长
鸡西哪家牛皮癣好